水樹奈奈完成了她和T.M.Revolution合作的第二張單曲「革命Dualism」。這首歌是繼前作「Preserved Roses」之後,再度為電視動畫「革命機Valvrave」所製作的片頭曲。一改前作的電子音樂風格和給人近未來設定的印象,讓硬式的搖滾音樂與交響樂的弦樂相互交織,造就了一首相當熱血的作品。這次Natalie同樣訪問了這兩位歌手,聽他們談到了歌曲製作的幕後故事、拍攝音樂錄影帶時發生的小插曲、以及對這首歌首度發表的場合「INAZUMA ROCK FESTIVAL 2013」的點滴。
dualism.JPG  
採訪・撰文 / 臼杵成晃(interview by Natalie

 

第二首的壓力
──前作「Preserved Roses」是由西川的製作團隊主導,而這次的「革命Dualism」則是由水樹的製作團隊主導,請問第二次合作所產生的默契,以及在不同的環境下製作所產生的困難,究竟哪一邊居多呢?
水樹奈奈 兩者都有。這次是由水樹團隊當東家,我個人最主要的心情,還是希望能讓西川感到賓至如歸,得以在最舒適的情況下演唱。所以首先從環境營造上就下了十足的功夫。之前我在西川團隊那裡受到了盛情款待,這回我們也得要全力以赴!(笑)。為了讓我們兩人能在最佳情緒下作出好作品來,我們嘗試了各種努力。而且……「Preserved Roses」帶給人的衝擊又是那麼的強烈……。
西川貴教(T.M.Revolution) 呼呼呼呼(笑)。
水樹 不能讓這首歌輸給前作所帶來的衝擊,即使兩相比較也要能同樣的光采耀人……這麼一想,就感覺這挑戰門檻好高。

──這倒是。歌迷們也會以「在『Preserved Roses』之後要怎麼出招?」的眼光來看這首歌,第二首歌的壓力真的很大。
水樹 就是啊。如果是走同樣路線,肯定是贏不過「Preserved Roses」的衝擊性,而且也必須在作品裡加入屬於水樹團隊的色彩才行,討論到最後的結果,我們決定堅持走“原音”,作出最能讓人感受到人的熱情與溫度的曲子來。

──這首歌的確是和「Preserved Roses」的電子節奏風格形成了漂亮的對比。
水樹 在水樹團隊進行製作後,讓我們重新感受到的是「Preserved Roses」是一首經過何等縝密計算所作出來的完美的曲子。不但充分發揮了我們彼此的個性,更確立了一種過去所沒有的二重唱形式。無論音調問題還是節奏感,甚至連歌的分配比例都達到完美無暇的一首樂曲,因此我們這次的製作是一場相當的苦戰。我們委託了好多人幫忙寫歌,並一如以往遮住名字只純粹聽歌曲,最後選出來的結果是上松(範康/Elements Garden)老師的曲子(笑)。

photo01.JPG  

──啊哈哈(笑)。水樹常會發生這種事。
水樹 好像冥冥之中已經註定(笑)。接下來我們就和上松老師經過幾番討論,讓歌曲更精煉。當試聽帶完成交給西川時,不曉得會有什麼回應……那一刻是最緊張的了(笑)。
西川 這首歌不只表現出了水樹一路建立起來的獨特原創性,更充分考慮到了加上我的聲音後,該作怎樣的呈現等等。雖然是一首氣勢磅礡的歌曲,但在磅礡中又有其細膩存在,讓我感受到「啊啊,我真的有受到愛護」(笑)。有傳達出水樹團隊那股「讓我們一起來享受這次合作吧!」的心情,令人再次體認到這是一次多麼美好的合作經驗。

──在上次的訪談中,西川將招待水樹進入自己團隊這件事,形容為「感覺好比迎娶一國的公主」(笑),那這次的感覺呢?
水樹 感覺就像在恭迎國王御駕一般呢,真的(笑)。我們莫不挺直背脊,不敢怠慢(笑)。


第一砲是一道閃光,接著到來的是一股衝擊波
──「革命Dualism」在開頭20幾秒的擄獲力讓我大感驚艷。這首曲子當中所包含的驚人能量,在開頭的第一節就讓人留下極深刻的印象。那個擄獲力真是不得了。
水樹 我在聽試聽帶時,也是剎那間腦袋就被擄獲了。在暫定版的階段,有一句「讓我們吶喊革命」,我聽到心想沒錯,就是它了!(笑)。覺得還是這樣直接一點比較好。
西川 嗯嗯。
水樹 通常到了第二張,都會使用出人意表的發展或是變化球,但是在這裡還是大膽選用直球,我覺得或許簡潔直接,比較能夠進入大家的心。

──如果是在小巨蛋等級的場地演唱的話,開頭那一段如果不能讓現場為之沸騰才奇怪呢(笑),它的擄獲力就是很王道,有種讓人期待已久的感覺。不知兩位使用的唱腔是怎樣定案下來?
水樹 這次的歌速度很快…有超過BPM200了(笑),在彼此展現熱血磅礡部份的同時,也表現出了不單只是熱血的細節。倘若一字一句中貫注的意念不夠強,很可能一下就會被帶過了。雖然是有如暴風雨一般的歌曲開展,但我們有特別意識到要清楚傳達出每一句話。唱腔的搭配組合在「Preserved Roses」中我學到很多。用短句相互競逐,雖然是歌詞感覺卻像台詞。這在獨唱中是絕對看不到的,屬於合作作品所獨有的醍醐味。而到了副歌,兩人更是施展了全力(笑),用歌纏鬥在一起。
西川 前作是從「水樹她應該會這樣唱吧」的構想下開始搭起主旋律,構思編曲,但感覺這次則是從一開頭就清楚看到了整幅的構圖。同步率更向上提升了不少…譬如說第二段的副歌結束時的拉長音,兩人就幾乎以完全一樣的步調用了漸慢(ritardando)。完美的默契。而且是從唱第一輪的時候就是同步的。
水樹 咦!? 是這樣嗎!? 太厲害了!
西川 歌速放到這麼快,難免會受到節奏的制約,這樣一來每一拍都容易變成強拍,但在這當中彼此又能夠從容地使用漸慢。就連靠音符沒辦法表現的換氣位置,由於瞭解彼此想要強調的地方,所以都會選在同一個點來換氣。由於換氣位置的配合,彼此吐氣量的一致,所以用起漸慢來才會那麼地順手。

──副歌部份那強而有力的合音,彷彿可以看到在水樹粗壯筆直的一條條放射線光束周圍,纏繞著西川施放出朝各個方向旋轉的鐳射光,感覺就像是波動砲一樣。
西川 沒錯。用有如光束一般筆直穿透的聲音,加上有如一層捲一層的聲浪,兩者合在一起將周遭一舉殲滅(笑),這樣的破壞力要由我們倆合唱,才最能帶出它的醍醐味。第一砲是一道閃光,接著到來的是一股衝擊波。
水樹 哈哈哈哈哈哈(笑)。

──雖然有不少歌手合作的作品,但是作為光砲一般的破壞力,恐怕無人能出兩位之右了。
西川 根本像野火燎原啊(笑)。


熱唱戰鬥場面與其舞台幕後
──前作的近未來科幻風音樂錄影帶極具衝擊性,而這次又是一部讓人感覺浩瀚壯闊的劇情作品。雖說這次的古羅馬風時代背景完全迥異於前作,但從最後血與淚融合的那一幕中,卻又可以感覺到與前作之間的連續性。
水樹 畢竟影像作品我們也想在某些地方承繼前作。但並非要以同樣的方向來繼續說故事,反而是把它變成了一個完全相反的背景。以圓形競技場為舞台,由絕對無法相容的水與火的騎士相對峙對唱。但正因為彼此的關係無法相容,才更會受到彼此吸引…我認為這樣的糾葛也存在於我們的內心之中。隔著玻璃的另一邊,難道不就是另一個自己嗎,我們想描寫的就是這種掙扎的心理。以這首歌作為主題曲的「革命機Valvrave」,正也是在說同一件事情,主角春人和艾魯艾魯弗,彼此間相反對照的關係,卻又受到彼此吸引,結果採取了合作。我們也想讓這支影片能夠呼應動畫本身的世界觀。然後這次又同樣是動作片…(笑)。

──而且是有許多特技動作的戰鬥場面呢。
水樹 我們儘可能地親自披掛上陣演出。只是後空翻我實在是做不太到(笑),那部份就只好有請專業人士出馬了。

──在演技方面兩位都很投入呢。
西川 是啊。就很喜歡啊(笑)。前作是連對嘴唱都沒有,結果有歌迷反映說,希望能看到我倆對唱的畫面。這次就採相反方式,讓我們兩個完全面對面…過去在演唱會和歌唱節目中,我們有時會並排著一起唱,不過可從沒彼此面對面對唱過呢(笑)。
水樹 真的,感覺好新鮮,雖然一開始滿害羞的(笑)。還問導演說「呃請問、眼睛該看哪裡好呢?」(笑)。不過音樂一放進入了歌中的世界,所有的難為情就被丟到腦後去了。
西川 音樂一停兩人就開始偷笑(笑)。其實如果前面沒有隔著東西,我們應該是能夠更自然的交談的,偏偏當中隔了一片厚玻璃,就變成「咦?什麼?啊?什麼?」這樣(笑)。又不能大聲交談,只能用默劇對話。面對面對唱很新鮮,兩人戰鬥的姿態也能作各種詮釋。劍對劍,拳對拳,意念與意念的正面交鋒,譬如這兩人或許根本不想戰,卻又不得不戰,又或許這並非善惡之戰,而只是彼此為了貫徹屬於自己的正義而戰之類的。

photo02.jpg  

──雖然沒有什麼詳細腳本,這狀態以電影來說,就像是從高潮戲中抽出的一段,但那些並沒有寫出來,兩人之間的關係和整齣故事,其實都很有想像的空間。兩人儘管持劍對戰,但絕非一定就只單純是敵國雙方在相爭這樣。
西川 沒錯沒錯。這和這首歌以及動畫的主題也有密切的呼應,相信也會讓人想忍不住把「Preserved Roses」再拿出來聽。這支精彩的作品,會讓大家一起愛上那兩首歌的。


在「閃電搖滾音樂節」中首度發表
──「革命Dualism」是在9月由西川貴教主辦的「2013閃電搖滾音樂節」中首度發表的對吧。在眾多的觀眾面前演唱這首歌的感想如何?
水樹 緊張死了!更何況還不是我自己的演唱會,而是跑去西川的音樂節叨擾下,所作的首度發表。這麼說來西川也有到我在西武巨蛋的演唱會來,當時現場氣氛好High喔……。
西川 哪裡哪裡。
水樹 真的好厲害!觀眾的歡呼聲幾乎要掀掉了西武巨蛋,真是一場精彩的演出。之後我才去了「閃電音樂節」,心想我一定要報答他的恩情!為這樣的使命感而熱血沸騰(笑)。在休息室準備上場時,聽到現場觀眾們的歡呼聲,讓我深深感受到了大家對這場音樂節付出的熱情。愈安排在後面登台,必須背負起的全場心意似乎就愈沈重…。

──而且還是在安可曲中上台,所背負的期待更是非同小可。
水樹 一點也沒錯! 我感受到了過去所不曾感受的壓力。我還是頭一次參加搖滾音樂節,首先這點就滿令人緊張了,又想到必須讓西川的歌迷們也能接受我,也能喜歡我的演唱…。西川在西武巨蛋演唱會上,曾說過他本來是抱著「被扔寶特瓶和生雞蛋的心理準備」的,我也有同樣的心情(笑)。所以當聽到大家喊著「奈奈~!」溫暖地接納我時,真是感動極了。頭一次參加的搖滾音樂節,也看到了不同的景像,在演唱第一首歌「Preserved Roses」時,就感動得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。首度發表的「革命Dualism」,大家在第一段時都仔細在聽,唱到第二段時,就給了我默契十足的聲援。不知該說是大家的反射神經實在太好,還是吸收能力太強,總之讓我好驚訝!
西川 沒錯沒錯。大家已經會跟著唱了(笑)。
水樹 默契好到無法想像是首度發表的歌!
西川 哪怕多一次也好,我希望能盡量製造我倆同台演唱的機會。不過今年我們彼此都有個人巡迴演唱要跑,所以都是在自己的場子個別唱著「Preserved Roses」。通常水樹那邊只傳去了我的聲音,我這邊也只聽得到水樹的聲音。偶爾有這樣的機會,能夠召喚回它完整的形貌(笑),我不免會希望能多製造一些這種珍貴的機會。況且製作動畫「革命機Valvrave」的MBS電視台,從第一屆「閃電節」我們就在合作了。難得有這樣的緣份,將那裡作為該曲首度發表的場合,我覺得應該是再適合不過了。在高興新歌發表的同時,也很開心能邀請水樹來到我的故鄉。唉,可說是感慨萬千啊。還有現場那個氣氛。在夜幕低垂時,和眾多的觀眾,感受著陣陣吹過的風…。
水樹 一點也沒錯。…唉,當時感覺好棒哦!


水樹奈奈主辦的音樂節,將在愛媛舉辦!?
──在一連串的機緣巧合下,最後得以在最棒的情境下作了首度發表。西川等於是成功將公主帶進了自己這一國。
西川 在舞台上還介紹說水樹是「愛媛觀光大使」(笑)。因為我是以滋賀觀光大使的身分辦起「閃電節」的,所以才介紹她是愛媛觀光大使。

──果真是兩國交流(笑)。
水樹 我完全沒想到他會這樣介紹我,害我一時好慌(笑)。
西川 哪裡哪裡,感謝妳願意化身為地方政府和總務省(笑)。

──對喔,這也等於是兩縣代表人的合作演出呢。
西川 下次就輪到我去愛媛叨擾了。
水樹 有幸能夠在「閃電節」演出,讓我獲得了不少刺激,開始想說「要是我也能在愛媛辦一個這種活動就好了」。愛媛一直都沒有像這類的大型活動。當然地方慶典是有的,但還是會希望要是每年固定都能舉辦,以數萬人為規模的演唱會活動該有多好。
西川 哦哦,這點子很好啊!

──這點子真的很棒不是嗎?「水樹奈奈主辦的音樂節」讓人感覺一定會很有意思。
西川 在搖滾音樂節逐漸多樣化的今天,我們和地方政府合作,也算是一種創新,既然水樹有意要辦,我覺得在地方上辦一個大型動畫歌曲活動之類的應該會很棒。我一定全力支援。
水樹 真的嗎!?
西川 我認為由像水樹妳這樣擁有堅強意志的人來辦是最好的。如果看到這些舞台演出,能夠讓地方上因此出現一些年輕孩子覺得有為者亦若是,那就太有意義了。無論如何我都會協助妳的,歡迎隨時來找我商量。
水樹 好的!夢想愈來愈大了!

──到時不用說西川一定會去站台的吧(笑)。
水樹 太好了!那就萬事拜託了!(笑)


來辦世界巡迴吧
──作出了這樣兩首高品質的樂曲,讓人感覺今後你們彼此都有更大合作的可能性,你們自己覺得呢?不會真的作完這兩首就沒了吧?
水樹 就是啊。

──倘若要作第三首,那會是一首什麼樣的作品呢?
西川 既然已經作過超過BPM200的快歌了,那擴大領域,下次就來個安定的慢板情歌吧。希望可以在交響樂團中,盡情的來段對唱。
水樹 哇,感覺好棒喔!
西川 那才是男女對唱的王道,說不定可以因此打造出另一座金字塔呢。

──沒錯。在這兩首歌之後,從平衡的角度來說,的確會讓人想聽一首慢板情歌。
西川 的確會這樣。另外就是接連兩首都是嚴肅主題的歌,接下來換一首樂觀進取,響亮流行的歌曲也不錯。每年只有在「閃電節」中演唱的專屬主題歌,水樹妳上次也唱過了,水樹那響亮的歌聲,聽起來舒服極了,我當時就心想「啊,原來也可以走這種路線」(笑)。
水樹 啊哈哈(笑)。活力四射的加油歌也不錯呢。

──想著「這麼做也行,那麼做也不錯」,結果都可以出一張專輯了(笑)。
西川 沒錯!乾脆來作一張專輯,辦巡迴演唱吧(笑)。
水樹 只有兩首真的是太可惜了…。
西川 前陣子在北美作了暌違已久的演出,在前一天勘察場地時,JAY Z和賈斯汀的全美合作巡迴剛好在附近演出。那場演唱會中有JAY Z一個人的片段,也有賈斯汀一個人的片段,將這些和兩個人的合唱組合成一整套完整的演出。場面的轉換很自然,有獨唱有合唱,整體融合得天衣無縫。我看了那個心想「啊、要是我和水樹也能這麼演出一定很有意思」。既然彼此都是獨立的歌手,倘若合作的專輯曲子不夠唱了,就不妨演唱自己的歌,也可以互唱對方的歌。想著想著…就不禁嘴角含笑起來了(笑)。

──不僅兩位本身是這樣,彼此的觀眾感覺也很“契合”呢。相信兩邊的演唱會他們都能聽得很開心。
西川 來辦世界巡迴吧。
水樹 哇,一下子規模拉好大(笑)。
西川 不然多可惜啊。

──「太可惜」這句話真是道盡了一切。讓人質疑真的兩首結束就夠了嗎。
水樹 如果大家有這樣的要求,我當然希望能做各種的嘗試。
西川 應大家的要求(笑)。還請大家多幫忙了。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華納東洋音樂官方部落格

emijpo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